第四節:河北新道派之出現與南北宗之分立

  南宋初,北方為金朝所統治。由於民族戰爭連年不斷,人民生活苦難,同時漢人又有著受異族統治的羞辱感,因此人們向宗教求取精神上的解脫與慰藉,這時在北方出現了三個新的道派,即太一道.真大道.全真道。

  據《元史.釋老傳》記載:

  太一教者,始金天眷中(一一三八至一一四0年),道士蕭抱珍傳太一三元法籙之術,因名其教曰太一。

  蕭抱珍,衛州(河南汲縣)人。他所開創的太一道,主張以老子之學修身,以巫祝之術御世,頗與天師道教義接近。據元王鶚於至元三年(公元一二六六年)所撰《重修太一廣福萬壽觀碑》說:
  初,真人(蕭抱珍)既得道,即以仙聖所授秘籙濟人,祈禳,訶禁,罔不立驗初,天眷初(一一三八年),其法大行。

太一之稱,乃取元氣渾淪,太極未判,至理純一之意,或謂太一乃祀奉之最高天神。蕭抱珍開始是在家裡傳道,尋以所居湫溢,不可以謁香火齋潔之虔,便在州(衛 州)東三清院故址草茆而庵。這時信徙很多,據元王惲《秋澗集.韓君碣銘》謂: 遠邇向風,受籙為門徙者,歲無慮千數。金熙宗皇統八年(一一四八年),熙宗完 顏亶遣御帶李琮驛召赴闕,見後尤加禮敬,賞賚不貲,並敕蕭抱珍所居觀額以太一 萬壽四字。金世宗大定六年(一一六六年),蕭抱珍死於汲縣萬壽觀。其弟子為蕭 道熙。

  蕭道熙本姓韓,因太一道效法佛教以教祖之姓為姓,故改姓蕭。蕭道熙嗣教為太一教二世祖。據元王惲《秋澗集.太乙二祖蕭道熙行狀》說:師風儀灑爽,德宇沖粹,博學善文辭,動輒數百言,樂與四方賢大夫遊,談玄論道,造極精妙,書畫矯矯,有魏晉間風格,……生平好振施,養老恤孤近子人,……至於持行法籙,捕逐鬼物,風聲肅肅,除治戶庭間,殆古之能吏然。大定九年(一一六九年),金世宗敕在觀內建萬壽額碑,這時太一教聲教大振,門徙增盛,其門眾數萬,而且東漸於海蕭道熙死於大定二十年(一一八六年)。世宗追贈重明真人。

  太一道三世祖為蕭志仲。據《滹南遣老集.太乙三祖墓表》說:蕭志仲,字用道,博州堂邑人,本姓王。年十六,父兄議婚,不願娶,逃到衛州,師事太乙二祖蕭道熙,後嗣教。曾補住中都天長觀。信徙甚眾,求救者接踵,歲所傳無慮數千人。蕭志仲老莊之外,兼通諸史諸術,而尤長於《左氏春秋》。享年六十六歲,自號玄朴子。

  太一道四世祖為蕭輔道,為一世祖蕭抱珍的再從孫。《元史.釋老傳》謂:世祖(世宗完顏雍)在潛邸聞其名,命史天澤召至和林,賜對稱旨,留居宮邸。《秋澗集.清蹕殿記》謂世祖曾以安車來聘,賜號中和仁靖真人。

  太一道五世祖為李居壽。《元史.釋老誌》謂:蕭輔道以老,請授弟子李居壽掌其教事。至元十一年(一二七四年),建太一宮於兩京,命居壽居之,領詞事且禋祀六丁以繼太保劉秉忠之術。十三年(一二七六年)賜太一掌教宗師印 。十六年(一二七九年)十月辛丑,月直元辰,敕居壽祠醮,奏赤章於天,凡五晝夜。事畢居壽請聞,曰皇太子春秋鼎盛,宜參預國政。且又因典瑞董文忠以為言,世祖喜曰:行將及之。其後詔太子參決朝政,庶事皆先啟後聞者,蓋居壽為之先也。由此可見太一道李居壽與元世宗關係之密切及受寵遇之厚。

  太一道六世祖為李全佑,七世祖為蔡天祐。其道至元泰定帝時仍未衰。

  與太一道同時興起的有真大道教。據《元史.釋老誌》記載:
  真大道教者,始自金季,道士劉德仁之所立也。其教苦節危行而不妄取於人,不苟侈於己者也。

據元田璞《重修隆陽觀碑》說:劉德仁是滄州樂陵人,生於宋徽宗宣和四年(一一二二年)。在金皇統二年(一一四二年),托言有老人鬚眉皓白,乘青犢車至,授玄妙道訣而別,不知所之。由是鄉人疫病者,遠近來請治符藥針艾弗用,效如劑嚮焉。示門徙誡法,其目有九。據《宋濂文集》五十五《書劉真人事》中記載,其九條誡法為:

  一曰視物猶己,勿萌戕凶嗔之心。
  二曰忠於君,孝於親,誠於人,辭無綺語,口無惡聲。
  三曰除邪淫,守清靜。
  四曰遠勢力,安貧賤,力耕而食,量入為用。
  五曰毋事博奕,毋習盜竊。
  六曰毋飲酒茹葷,衣食取足,毋為驕盈。
  七曰虛心而弱志,和光而同塵。
  八曰毋恃強梁,謙尊而光。
  九曰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學者宜世守之。

傳其道者幾遍中國。吳澄《草廬集》廿六《天寶宮碑》也講到真大教的教義,說劉德仁避俗出家,絕去嗜欲,摒棄酒肉,勤力耕作,自給衣食,耐艱難辛苦,朴儉慈閔,志在利物,戒行嚴潔。一時信者翕然。又有《道園學古錄》五十《崇玄廣化真人岳公碑》也記述真大道的基本教義及傳播情況,真大道以苦節危行為要,不妄求於人,不苟侈於己。……一時州里田野,各以其所講而從之。受其教者,風靡水流,散於郡縣,皆能力耕作,治廬舍,聯絡表樹,以相保守,久而未之變也。元趙琳清《大道延祥觀碑》也說真大道要求教徙守本分,不務化緣,日用衣食,自力耕桑贍足之。其教義除了以苦節危行為要之外,對於道教的化煉飛昇之術則甚為輕漠,只主張守氣養神,元杜成寬《改建先天宮記》則說:真大道的煉養工夫只是見素抱朴,少思寡欲,虛心實腹,守氣養神。對於飛昇化煉之術,長生久視之事,則曰吾不得知。據《大道延祥觀碑》記載,真大道也不奉祀諸多鬼神,唯以一瓣香朝夕懇禮天地。為鄉人治病,不用符藥針艾,驅役鬼神,不假符籙,惟默禱虛空而已。總的來說,真大道為主張出家.苦行的宗教,也無醮儀等形式,頗似苦行僧,亦近乎古墨家信徙的思想作風。《道園學古錄》五十《崇玄廣化真人岳公碑》謂,劉德仁是宋室遺民,是豪杰奇偉之士。或許劉德仁苦行忍辱,意在隱晦自存,並從宗教中尋求慰藉;但他卻又不信仰符籙禁咒及化煉之術,又不願奉事來自異族的佛教, 故獨創了大道教。

  劉德仁死於金大定廿年(一一八0年)。前後行教卅八年。他死後其教仍賡續不斷,在金哀宗正大六年(一二二九年),大道教曾一度被禁止。此時正是金人與蒙古人激戰的時間,大道教在這以後近卅年間,隱於民間流傳,其詳情未見記載。至元憲宗時,其五傳祖師為酈希誠,這時的大道教便發生了較大的變化,再不是隱行於民間的宗教,而是受到元憲宗的寵信,並被利用的宗教了。據《元史.釋老誌》記載:
  五傳至酈希誠,居燕城天寶宮,見知憲宗,始曰其教曰真大道,授希誠太玄真人領教事,內出冠服以賜,仍給童衣卅襲賜其從者。至元五年(一二六八年),世祖命其徙孫德福統轄諸路真大道,錫銅章,廿年改賜銀印二,又三傳而至張志清,其教益盛,授演教大宗教,凝神沖妙玄應真人。

又據《崇應廣化真人岳公碑》記載,八傳至岳德文,其教更盛,西出關隴至於蜀,東望齊魯至海濱,南極江淮之表。但到元代以後,真大道逐漸衰微而終於消失。

  稍後於太一道與真大道,在金代興起的還有全真道。

  據李道謙《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》.《甘水仙源錄》.秦志安《金蓮正宗記》等道書謂,全真道的始祖是東華帝君(少陽),以後的傳授源流是:鍾離權(正陽)-呂洞賓(純陽).劉海蟾(操)-王吉(重陽)-馬鈺(長真).劉處玄(長生).邱處機(長春).王處一(玉陽).郝大通(廣寧).孫不二(清靜);七真之後則是尹志平.李志常……。實際上所謂始於東華帝君之說,純屬自神其教的托言,其創始人是王間C據李道謙《七真年譜》說,王吉始名中孚,字允卿,宋徽宗政和二年(一一一二年)生於終南劉蔣村,弱冠修進士業,系京兆學籍,善於書文,才思敏捷,嘗解試一路之士,然頗喜弓馬,金天眷初(一一三八年),乃慨然應武路,易名世雄,字德威。後入道,改稱今名(王吉),仍以害風自呼之。又據《祖庭內傳》及《全真教祖碑》說,王吉字知明,應現於咸陽大魏村,天遣文武之進,兩無成焉,於是慨然入道,於金世宗大定三年(一一六三年)與玉蟾真人和氏名德瑾.靈陽真人李氏結茅劉蔣村,倡道關中,他曾說:吾將來使四海教風為一家。(《終南山重陽祖師仙跡記》)金大定七年(一一六七年)焚其居,東邁,經達寧海(今山東牟平),首會馬鈺於怡老亭,後又得譚.劉.邱.王.郝.孫,並結為方外眷屬。大定八年(一一六八年)建三教七寶會,九年(一一六九年)建三教金蓮會,至福山縣立三教三光會,至登州建三教玉華會,至萊州起三教平等會,正式創立了全真道。其教義主要以三教圓融.識心見性.獨全其真為宗旨,故名其教為全真。(《全真教祖碑》)。

  全真道有《重陽立教十五論》,其主要教義定為十五條,主要內容是:
  凡出家者先須投庵,身依心安,氣神和暢。
  雲遊訪師,參尋性命。
  學書,不尋文亂目,宜採意心解。
  精研藥物,活人性命。
  修蓋茅庵以遮日月,但不雕染峻宇而絕地脈。
  道人必須擇高明者合伴,以衛林為立身之本。
  凡靜坐者須心如泰山,不動不搖,亳無思念。
  剪除念想,以求定心。
  調和五行精氣於一身,以正配五氣。
  緊肅理性於寬慢之中以煉性。
  修煉性命。
  入聖之道,須苦志多年,積功累行。
  超脫欲界.色界.無色界。
  養身之法在於得道多養。
  脫落心地,超離凡世。


  除此之外,還有相似於佛教,而截然不同於天師道的規戒,即重清修,不娶妻室,不茹葷腥,為出家道士。歸結起來,教義教規不外要求信徙絕世欲.煉心性而已。

  王吉主張三教合一。全真道融合了釋道兩家的理論,並益以儒家學說。《終南山重陽祖師仙跡記》記載:凡接人初機,必先使讀《孝經》.《道德經》,又教以孝謹純一。及其立說,多引《六經》為證據。其在文登.寧海.萊州,常率其徙演法建會者五,皆所以明正心誠意.少私寡欲之理。不主一相,不拘一教也。《全真教祖碑》記載:先生勸人誦《道德經》.《清靜經》.《般若心經》.《孝經》,云可以修證。他的詩《修行》寫道:心中端正莫生邪.三教搜來做一家。義理顯時何有異,妙玄通後更無加。詩《孫公問三教》寫道:儒門釋戶道相通,三教從來一祖風。悟徹便令知出入,曉明應許覺寬弘。《答戰公問先釋後道》詩:釋道從來是一家,兩般形貌理無差。識心見性全真覺,知汞通鉛結善芽。王吉以《道德經》.《孝經》.《心經》教其信徙,凡立教會又皆以三教名之,在萊州更立三教平等會,這都表明他不獨居一教,而是三教平等.三教圓融,這是全真道的主旨.特點,也是對唐宋道教的一大變革。

  元遺山《紫微觀記》綜述了元代全真道的概況:
  又有全真家之教。咸陽人王中孚倡之,譚馬邱劉諸人和之。本於淵靜之說,而無黃冠禳襘之妄;參以禪定之說,而無頭陀縛律之苦。耕田鑿井,從身自養,推有餘以及之人;視世間攏擾者差若省便然。故墮寙之人,翕然從之。南際淮,北至朔漠,西向秦,東向海,山林城市,廬舍相望,什百為隅,甲乙援受,牢不可破。上之亦嘗懼其有張角斗米之變,著令以止絕之。當時將相大臣有為主張者,故已絕而復存,稍微而更熾,五十七年以來,蓋不可復動矣。

元高鳴《清虛宮重顯子返真碑銘》也說:十廬之邑,必有香火一席之奉。據《金史.章宗記》記載:明昌二年(一一九一年),朝庭確曾以惑眾亂民的罪名禁罷全真,但不久復起,在民間勢如風火,愈撲愈熾。(姚燧《重修玉清萬壽宮碑》)王吉死於金世宗大定十年(一一七0年),其遺著有《重陽全真集》十二卷.《重陽教化集》三卷.《重陽分梨十化集》二卷.《重陽金關玉鎖訣》.《重陽授丹陽廿四訣》(以上收存於明《正統道藏》太平部).《重陽立教十五論》(收存於明《正統道藏》正一部)。這些道書可能為後人偽托之作,或亦有經竄改之作,故未必都出之於王吉。王吉隋澈寣A由其弟子馬鈺.譚處端.王處一.劉長生.郝廣寧.邱長春.孫不二等繼承其教業。後邱長春創全真龍門派;劉處玄(長生)創全真隨山派;譚處端(長真)創全真南無派;王處一(玉陽)創全真崳山派;孫不二(坤道)創全真清靜派;馬鈺(丹陽)創全真遇仙派。道教統稱之為全真道北七真派。其中以邱長春(處機)開創的全真龍門派最為盛行,累世不衰。

  據《元史.釋老誌.邱處機傳》記載:邱處機登州棲霞人,自號長春子。生於金熙宗皇統八年(公元一一四八年)。年十九為全真,學於寧海全真庵,與馬鈺等同師王重陽(吉)。金宋之季。俱遣使來召王赴。(一一二一年),成吉思汗的勢力已進入到北京一帶,元太祖自奈曼命近臣徹伯爾。劉仲祿持詔求之。邱處機奉詔西行,到雪山見成吉思汗,太祖時方西征,日事攻戰。處機每言,欲以天下者,必在乎不嗜殺人;及問為治之方,則對以敬天愛民為本;問長生久視之道,則告以清心寡欲為要。太祖深契其言,命左右書之,且以訓諸子焉。……時國兵踐蹂中原,河南北尤甚,民罹俘戰,無所逃命。處機還燕,使其徙持諜招求於戰伐之餘,由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,與瀕死而得更生者,毋慮二三萬人,中州人至今稱道之。由於元太祖對於邱處機的器重,全真道益發興盛。元宋子真《通真觀碑》說:時人對全真之教翕然宗之,由一化百,由百化千,由千化萬,雖十族之鄉,百家之閭,莫不有玄學以相師授,而況通都大邑者哉;全真龍門派以清心寡欲為其修道之本,宣揚一念無生即自由,心頭無物即仙佛的信仰。其遺著有《大丹直指》.《攝生消息論》.《磻溪集》等,均收入明《正統道藏》。他的弟子李志常撰《長春真人西遊記》,對邱處機西去雪山見成吉思汗事記述頗詳。邱處機死於金哀宗正大四年(一二二七年),嗣其教業者有尹志平.李志常.宋德方等十八宗師。在元代,由於釋道之爭,道教受挫折,元憲宗八年(一二五八年).元世祖至元十八年(一二八一年),曾兩次遭到焚經的打擊,表面上暫時受壓抑,但潛在勢力依然存在,不久又風行起來。這是因為利用宗教是歷代一貫的手段,興道抑佛或興佛抑道,只不過是根據當時政治.經濟方面的需要所採取的權宜措施,朝庭頒布一紙詔書,表示褒貶,根本不會亦不可能徹底實行,比如全真道,在文宗至順元年(一三三0年),仍有鑄黃金神仙符命印賜全真掌教苗道一的事,傳教依然不衰。

  自從道教全真派興起以後,道教便出現了北宗與南宗的分立。由宋代的張伯端(紫陽)與金代的王
?(重陽)皆重內丹煉養,在修煉方法上,紫陽派主張先命後性,而重陽派則主張先性後命,或者說是性命雙修。紫陽派盛行於江南,重陽派盛行於江北;而紫陽派與重陽派均屬道教丹鼎派,或稱清修派,且紫陽派後裔亦并入全真派,故因行教地區及修煉方法有所不同,張伯端所傳一派稱為南宗,而王重陽所傳一派稱北宗。考道教南宗的創立者,實際上應為宋寧宗時(一一九五至一二二四年)的著名道士白玉蟾。他原名葛長庚,字如晦,又字白叟,號海瓊子,福建閩清人。出身高門。因任俠殺人,亡命武夷,出家入道,師事陳楠,學內丹。他著有《玉隆集》.《上清集》.《武夷集》等。其弟子彭耜輯為《海瓊玉蟾先生文集》,彭耜又輯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。白玉蟾吸取佛教禪宗思想及宋代理學思想入道,形成了南宗的教旨。如《雷霆玉樞寶經集注》中說:知止而後定,定而後能靜。靜定日久,聰明日全,天光內燭,心純乎道,與道合道,抑不知孰為道.孰為我,但惑其道即我,我即道,彼此相忘於無忘可忘之中,此所謂至道也。這正是宋儒所宣揚的知止之說,而白玉蟾融入道教以為修道之法。相傳南宗授受系統為張伯端-石泰-薛式-陳楠-白玉蟾,道教稱之為南宗五祖。白玉蟾的弟子有彭耜.留長元.趙汝渠.葉古熙等,自白玉蟾後才形成南宗一派。

道教概況目錄